因为爱情

李云霞

她,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美人。肤色不算白晰但很有光泽,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特别有神,不爱说话,似乎两只眼睛已有了足够的表达。只是天薄佳人,十四岁便没了娘。怀着巨大的悲痛帮爹照顾年幼的弟弟,一晃,竟二十二岁了。眼见着同龄的伙伴花各有主,爹着急起来,多方打听,四处托媒。这时,他在张庄的表姐找上门来,唯一打动她的条件是:中专毕业。于是答应见一面。“我兄妹六人……家徒四壁……”黄白净子,唇厚却口才极佳的他,一下便攫住了她的心。

谈婚论嫁后便随他回家认门。善于幻想的她其实并不信他的话,不相信儒雅的他会和贫穷有这样紧密的联系,以为是他的谦词。家境却比想象中还要不堪。结婚第二天作为婚服的中山装上衣和条绒裤子便没了踪影,问之,答曰:“借的明子哥的,还了……”无耐,心已属彼,覆水难收,所谓的白手起家便是如此。

婚后相继四个儿女出生,还有五个未成家的弟弟妹妹。她弯下笔直的腰杆,盘起齐腰的长辫,两只描龙绣凤的手深深扎进未出阁时父亲从不让她染指的黄土地。春天,和姐妹们去田里剜各样的野菜,从树上撸各样的树叶。粗饭难咽,日子一长,喉咙撑粗,也眉不皱眼不眨了。夏天,顶着最强的日头去村北五公里处的北河滩割青草,回来晾干打捆,秋后卖出去换点油盐酱醋和针头线脑。秋天,每日摸黑起床,顶着冷嗖嗖的晨风拉着板车走半个多小时,到大公路两侧的壕沟里抢扫落了一晚的树叶。冬天,则去收完庄稼的地里捡拾遗漏的玉米秸或棉花柴,有时把人家刨完地瓜的地再重翻一遍,捡些落下的地瓜填补家里几个永远填不饱的小肚皮。

足以与生活的艰难困苦抗衡的,除了一张张迷人尚不知愁味的小脸,就属每晚煤油灯下他抑扬顿挫的朗读了。昏黄的煤油灯下,她手指灵巧地穿针引线,他抑扬顿挫地清喉朗读。炕沿上几颗小脑袋并排躺着,好动的手脚也被迷人的声音捆住了似的,一动不动。只有晶亮的小眼睛忽闪闪眨着,宛如暗夜里的星星。“我失骄杨君失柳,杨柳轻杨直上重霄九……”她也会跟孩子们一起背。“你是我的女人……”是她最喜欢的一部小说中最喜欢的一句。“哦,香雪”常让她想起美好的少女时光和她要好的姐妹们。

有时也会因生活的窘困生出短暂的绝望与怨气,她会质问“你说的给我的幸福呢?”“一定会的,不远的将来……”“我说的家徒四壁……”他嗫嚅。她无语。“家徒四壁”,这四个字曾是照亮她心扉的一道光束,从没听人这样介绍自己的家庭,自信的口吻,文雅的用词,在她听来比家藏万贯差不到哪儿去。这四个字,也是刺入她生活的一道利剑,从未设想过未来是这样残酷与折磨。

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如春雷炸响,甘霖普降。一场及时雨,遍洒神州大地,也洒进每个农人的心田。六口人分到七亩地,她像伺候孩子一样伺候那块宝贝地。肥料可着劲地上,水足足地浇灌,一年下来,粮满仓,谷满囤。她看着满院的粮食笑,他看着她笑,孩子们围着粮囤追打着笑……

春天来了,她围着雪白的丝巾,傍着推车的他,春风吹动伊已剪短的秀发和重新挺起的腰杆,看着泛绿的麦苗,她惬意地哼起好久不唱的歌谣。

后来,又在公社技术员的指导下种了三亩棉花。虽然打理起来非常麻烦,却合了她心灵手巧的优势。一年下来,已见存款;两年下来,数字大增;五年后,已算可观。她扳着被劳作粗糙的手指,算着能盖一座大瓦房了。

于是,次年的老屋前面,便矗立起一座红砖包皮的五间挂瓦房和一个方方正正的大院子。

孩子们都很有出息,在他的熏染和教导下,个个成绩优异。大女儿二女儿常把双百的试卷托到她面前,她笑靥如花。

中专、大学……一张张通知书渐次飞进家门,一只只小鸟展翅离巢,他们不舍着,却也开心着。她乌亮的发丝被岁月吸蚀着光泽和油脂,挺直的腰杆也略显弯曲了,唯一不变的是一双充满希望和幸福的美目,光芒不减。

一晃,鸟儿全部出飞,热闹的家变得安静甚至有点寂寞了。春种秋收,只有那块宝地还一如既往地陪伴着他们,扳指一算,竟整整四十年了。记不清在那地里洒过多少汗水,也记不清共打过多少粮食和棉花,只记得那块宝地在各个阶段给家庭带来的富足和欢乐。

最小的儿子也成家立业了,勤劳如她。经过几年奋力打拼,在城里买了高档的电梯房,两套,对门。

周末,孩子们开车接二老到城里看房。

草长莺飞的季节,桃花娇美地绽满枝头,柳丝如少女的秀发迎风飘舞,喜鹊在枝头欢快地追逐啼叫。花红叶绿的小区游廊画栋,曲水清幽,如诗如画。她转头对他轻语:“这景儿真美,像从你读的诗文里脱出来的”。

儿子把磁卡在电梯门口轻轻一滑,眨眼功夫,就飞升到十楼。进得房门,雪白的墙壁晃得她伸手挡了挡额头,他也愣怔片刻,两对眸子含泪对望。良久,异口同声说出一句:“家徒四壁——”。楼下,震耳的鞭炮声噼噼啪啪响起,一朵硕大的烟花恰好在窗前炸开,五光十色,玄幻而又真实。这,正是她心中幸福的模样。

他和她,就是我敬爱的父亲母亲。他们的爱情,在贫瘠的荒野上发芽,在富饶的沃土里开花,终于结出幸福的硕果。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,除了那年初相识,就是那场及时雨。
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着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着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着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